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渐渐懂事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12-26 15:39    次浏览   

身高勉强一米,体重不足40斤,比同龄孩子矮一大截,就像一个四五岁且发育不良的孩子,瘦小的体格撑不起他身上那件肥大的外套,这就是记者眼前的毛蛋,一个已经年满8岁的孩子。毛蛋是早产儿,在妈妈腹中仅呆了7个月就迫不及待地来到这个世界。他的出生日也是妈妈的过世日,从此朱玉贵开始了单亲爸爸的艰难养儿记。由于早产加之营养不良,毛蛋从小就体弱多病,身边离不开人,出生两个月后,毛蛋就被爸爸放在小推车里来到夜市,之后的每一天,无论天气炎热、寒冷,毛蛋都会跟着爸爸来到这条夜市街,8年来无间断。

“我想上学,想学数学,想和小朋友一起玩。”采访中,毛蛋看着记者手里拎的一大堆书闷闷地说。这些书是朱玉贵看到本报第七届“捐书求书各取所需”活动后参加微信求书获得的,求书日那天朱玉贵并没有来报社,得知他家情况特殊后,记者特意上门送书,这才发现这对父子就租住在简易的招待所里。不足10平方米的屋子里,一台20寸的电视机是整间屋子里最昂贵的家电。环顾朱家父子所住的屋子,毛蛋的书本不足10本,这些大多是跟邻居家的孩子借的,家境的贫困对于毛蛋来说,买一本新书就是一种奢望。

“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孩子能上学,我已经错过了读书的年纪,可孩子还小啊,不能一直这样在夜市呆着。”朱玉贵心疼地看着儿子说。(赵雨欣华晓婧实习生杨苗孙庆童文/图)

夜市的环境很复杂,毛蛋曾从婴儿车里摔出来过,小门牙磕掉后至今都没长出来,也曾在人潮中走丢过,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渐渐懂事,帮着爸爸朱玉贵一起卖货。原本朱家父子就租住在皋兰路附近的出租屋里,为了增加收入,朱玉贵曾外出打工,没想到被人骗走了仅有的积蓄,连进货的本钱都没有了。碍于经济困难,只好把房子退了,改住到红山根附近。直到两个月后,在朋友的接济下,朱玉贵才回到正常的生活轨迹,重新回到夜市摆摊。

在皋兰路夜市尾端,50多岁的朱玉贵老家在酒泉,他的玩具摊点很小却很特别,原因是他的儿子毛蛋(化名)自出生两个月开始,就陪着爸爸在这里摆摊,一摆就是8个年头。当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学堂里背诵诗词学习算数时,毛蛋只能拿着爸爸从邻居那里借来的书籍,由仅初中学历的爸爸来教他读书认字。8岁的毛蛋至今都不会写自己的全名,当记者握着他的小手一笔一划教会他写自己的名字后,小家伙趴在床边一连写了好几遍。

8月初毛蛋刚过完8岁生日,儿子至今没有上学也成了朱玉贵的心头大事,朱玉贵解释,他与毛蛋的妈妈都是二婚,生毛蛋时也没顾上办理准生证、出生证明,如今毛蛋的妈妈故去多年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为儿子落户。“上学必须得有户口,我托人在老家帮忙打听,试着将儿子的户口落在我的户籍上。”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,周围的孩子也都步入学校,朱玉贵心里着急,毛蛋只在幼儿园呆了一学期,此后再没踏进过校园。如今,只有初中文化的朱玉贵不得已做起了儿子的老师,每天早晨9时开始教授儿子一些基本常识,希望孩子可以明事理,知善恶。

妈妈在他出生时就过世了,8岁的毛蛋现在身高不到1米,体重不足40斤因为种种原因,毛蛋至今没有户口,所以无法上学,只能常年跟随爸爸在夜市摆摊